回到鱷唷鱷報

香港印象
January 4, 2009
看不到低迷景氣的濃厚過節氣氛
香港處處是高樓踏上香港的第一個感覺是「這裡真有過節氣氛」。處處可見聖誕裝飾(而且是滿佈大樓的誇張裝飾,不是擺棵聖誕樹掛掛裝飾而已),聖誕節已過五日,街景仍是熱鬧非凡。相較之下,原本只是缺乏過節感覺的台北街頭,在商家紛紛緊縮支出下,表現出來的感覺就只能以「蕭條冷清」來形容了!

景氣的寒冬,香港人以樂觀進取的不變應萬變積極創造跨越低迷的希望,但台灣人卻以縮衣節食消極等待的態度面對,但錢是用等的就可以等到的嗎?別傻了!也難怪眼光高遠如郭董也要說「景氣比我們想像的至少壞三倍」了!

※根據在郭董旗下公司上班的三表哥的說法,郭董早在這一波不景氣浮出檯面前就已經在人事上進行調整,以致各大企業紛紛裁員縮編時,他旗下的公司卻可不動如山,可見其眼光之高遠。

寸土寸金高樓林立
即使在較偏遠的東涌,樓一樣是整齊劃一的高即使沒有上太平山,到了尖沙咀也沒隔岸眺望對岸的風光,但從昂坪纜車回眺相對較偏遠的東涌,我們還是看到了香港人在有限的土地上誇張的大樓蓋法,一個社區就是好幾「支」大樓,整整齊齊的聚成一叢,在山區之外一叢一叢,似乎不打算留下太多空間。

對空間的錙銖必較,同樣反映在住宅設計,雖然住宅大廈超過動輒 40 或是 60 層並不稀奇,但每戶的空間依然不大,實際走進我們香港友人的家,實際坪數了不起二十坪,客廳大小同我們一間臥室,廚房不過我們一間廁所,但購屋1200萬港幣的代價卻足以在號稱新東區的內湖買一間雙層的小別墅。國民所得雖然是我們的三倍,但房價比我們首善的台北還高出三倍以上,也難怪我們總要說他們住在「鴿子籠」裡了!

高度商業發展,一站一商城
碼頭由此入,在台灣的你信嗎?相較於台灣車站商城(街)發展的不順利,香港一站一商城的發展著實讓人讚嘆,無論是電車站或是碼頭,出口往往就是一個商城,而且無論面積或是規劃都頗有水準。

這種一站一商城的型態也出現在住宅區,高樓住宅的低樓層往往也是商場,不像台灣住宅大樓通常不過十來層,且在住商分離的觀念下,低樓層即使做商業使用,也較少朝大型商場方向發展。

從環境限制發展出來的經濟型態,長久下來已將限制發展成了優勢。同時,香港人顯然也已經習慣處處商業實際到不行的生活。過度追求實際卻也帶來了現實、鹵直的不貼心,商場沒椅子、電車站沒廁所、餐廳上廁所要跟店家借鑰匙、招牌標語跟講話一樣直接無美感,這可能就不是我們所能欣賞的了!

找不到一杯像樣的咖啡?
一向把在咖啡店坐坐當成旅遊一部份的我,這次在香港可說是吃盡苦頭,從茶餐廳、麥當勞到以「完美的一杯(A Perfect Cup)」為Slogan的連鎖咖啡店Pacific Coffee,甚至是五星級飯店提供的即溶咖啡,無論是過澀、無(怪)味或是過毒(味重而不醇),竟然沒有一杯能讓我好好喝完。降低標準仍不可求,更不用說台北處處可見各具特色的獨立咖啡店和C/P值頗高的7-11 City Coffee了。於是,在台灣被我們視為二流咖啡的星巴克到了香港,卻變成至高無上的珍品。

這是地區性的口味差異嗎?突然覺得台北人真幸福!

政治
法輪功抗議中共,這也是一國兩制的一部份嗎?我不懂阿共仔的一國兩制或是特別行政區究竟是怎麼一回事,不過相較於中共對西藏的極力打壓,香港在回歸之後所得到的空間似乎還不小。這一天,我們在纜車站外看到了法輪功對中共的抗議布條,布條上盡是我們認為應該會被抓去關起來的字眼,是我們把中共看的太嚴苛?還是一國兩制真有給予這麼大的政治空間?抑或只是天高皇帝遠,政治力尚未介入呢?

不過,基於我們對阿共仔的敵意,在匪區看到這樣的布條,心裡感覺還真爽!

引用

   本文引用網址:http://www.croc.tw/cgi-bin/mt/mt-tb.cgi/195

 版權所有©2008 C.C.Tsai All Rights Reserved. 回到首頁鱷形鱷狀鱷魚部落鱷魚沼澤塵風書坊聯絡我關於本站